任正非说2019是华为最难的一年 那么2020年呢?-跳绳世界纪录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任正非说2019是华为最难的一年 那么2020年呢?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1日 22:47:35

任正非说2019是华为最难的一年 那么2020年呢?

图片来源:网络  国内投资人对于华为交出的答卷,一定程度上还是认可的。4月1日早盘,华为海思概念大幅拉升,通富微电涨停,华天科技、兴森科技、长电科技等多股均不同程度上涨。

截图来源:华为2019年度报告  华为的业务主要由三大部分构成,分别是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以及消费者业务。自2018年开始,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就已经成长为其第一大收入来源支柱,这块业务主要指的是手机、移动宽带及家庭终端等产品带来的收入。

总体上来看,华为2019年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5.6%;经营活动现金流914亿元,同比增长22.4%,过去5年复合增长14%。

2019年,对于华为来说,是不平静的,甚至危机四伏。早在2018年末,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华为受到多国安全审查,5G的全球业务拓展受到阻碍。

毋庸置疑,从2018年底到今年,华为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来自于美国政府的制裁,这对华为的业务造成了具体的影响。根据第三方数据显示,在2019年的一季度,华为手机的出货量为5910万部,同比增长50%,增速比去年的34%还要高,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2019年的全年出货量有望达到2.8亿部甚至3亿部。

在华为的2019年度报告会上,多家海内外媒体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华为今年会如何应对来自美国的进一步制裁。

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达4673亿元,同比增长34%,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已达54.4%,智能手机的发货量超过2.4亿台。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消费者业务如今已经占据了华为的半壁江山。

任正非说2019是华为最难的一年 那么2020年呢?

除了美国政府的制裁,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不可避免地也影响到了华为的脚步。徐直军表示,虽然目前华为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已经全面恢复,短期内满足全球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备用需求没有问题,但是疫情在海外正在蔓延无法控制,也不清楚未来疫情发展的趋势,如果有少数的供应商被影响,未来长期是否能受到影响暂时也无法确定。

近九成的营收增长来自于“卖手机”,对于一家全球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来说,还是值得探究的。

“2020年会是最困难的一年。”

海外市场受挤压,设备利润低,研发投入巨大,因此,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年度报告会上说的“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希望明年还能发布年报”,可能也并不是一个玩笑那么简单。

如果想支持上述策略的成功实施,技术无疑要过硬。2019年,华为在研发上投入1317亿元,占全年销售收入15.3%,近10年用于研发的支出总计超过6000亿元。2019年华为研发人员约9.6万名,约占公司总人数的49%。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仅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名下的专利信息就高达11万条。

从华为交出的2019年度答卷来看,实际结果比任正非去年初的预料,还要糟糕。

路透社26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政府内阁高级官员同意采取新措施,限制华为芯片全球供应链,其中可能包括一些关键的产业链厂商。据悉,此次禁令主要是通过限制使用美国技术、零件的外国供应商来实现,台积电很有可能位列其中。台积电是华为海思的主要芯片制造商之一,同时是世界最大的芯片代工厂。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全球智能手机今年2月出货量为6200万台,环比下降39%,同比下降38%。所有一线厂商都受到了较大影响,华米OV尤其严重。小米同比下滑32%,环比下滑40%,华为、OV发货量同比下滑分别为69%、49%、54%,环比均腰斩过半。

2020才是华为最难的一年?

随即,去年伊始,74岁的任正非表示,2019年对于华为来说,业务是最困难的一年,2019年的收入目标为1250亿美元,增速将低于20%。

冷暖自知。

截图来源:华为2019年度报告  从华为去年的销售收入来看,8588亿元人民币约合1229.7亿美元,略低于此前任正非的预估。如果考虑到华为基数如此之大的销售收入,两者数据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可能也无伤大雅。毕竟,单单从华为去年销售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来看,近20%和5.6%的增长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如果从华为的具体业务来看,可能并不是那么乐观。

3月31日晚,华为在线上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按照华为官方的描述,这次年度报告会通过9种语言,在全球范围进行同步直播,从其官网上披露的年度报告来看,也要比往年更加详细。

然而从5月开始,美国制裁的介入让华为的战略部署受到很大干扰。据徐直军透露,以5G相关业务为例,由于美国的持续干预,即使今年是相关技术大发展的一年,但华为还是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进行公关,很多2G、3G、4G还在使用华为技术以及设备的客户,却在这件事情发生后没有选择华为的5G,“2019年在海外受到影响的消费者业务收入至少有100亿美元左右”。

收入增长大部分来源于“卖手机”?

截图来源:华为2019年度报告  中国市场,无疑是最主要的营收区域。根据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华为去年在中国市场营收达5067.3亿元,同比增长36.2%,在总收入中占比达59%。

所以,结合华为去年的消费者业务以及整体收入的增长来看,可以推断出,中国市场已经取代海外市场,成为其整体营收中最关键的一环。

就在3月末,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随着美国政府对华为进行的贸易制裁,华为丢掉了澳大利亚一个价值2亿美元(约合14亿元人民币)的大单,这是华为澳大利亚公司和UGL公司(HUGL)在2018年7月赢得了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的城市铁路网无线电通信系统升级的投标。

如果结合华为去年不同区域的收入来看,能发现更多的问题。

然而,在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在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次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及其分布在全球26个国家(地区)的68家子公司纳入实体清单。此次新增是首次针对一个公司,而且是一个公司及其众多子公司。

从华为收入占比来看,很明显,消费者业务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对比华为2018年的数据来看,消费者业务去年实现收入增长达1184.52亿元,对比整年收入增长的1376.31亿元来看,去年消费者业务对总收入的增长贡献占比高达约86%。

面对美国“实体名单”的制裁,华为,2019年到底过得怎样?

从华为去年的营收组成来看,曾经华为最主要的运营商业务如今已经不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了。有业内人士向笔者透露说,华为的设备利润压得非常低,但是质量却过硬。物美价廉,可能是华为在考虑到消费者业务崛起以及美国封锁之后的新策略吧。

有增必有减。华为去年在欧洲中东非洲区域的营收,同2018年相比,仅仅增长了0.7%,营收达2060亿元,这块市场目前是华为第二大收入来源。至于在整个亚太地区的营收,不出意外,华为在去年出现了倒退,营收仅为705亿元,同比下降了13.9%。

很多事情的出现超出了预估,徐直军认为2020年才是华为最困难的一年。

值得注意的是,10年前,华为来自国内市场的营收才首次超过100亿美元,不到千亿元人民币。2010年时,华为营收为1825亿元,其中80%是运营商业务,仅17%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业务)。

根据徐直军在会上的回应,目前还不能确定这个消息的确凿与否,但是他在线上会上也表示:“我想,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对华为置之不理。相信中国政府也会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

必须要承认的是,在整个国际市场来看,华为目前情况并不是太好,但其在国内业务的表现一定程度上还是给华为吃了一颗“定心丸”。日前,中国移动正式公布了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的中标候选人,华为全国中标133040座5G基站,中标比例为57.25%,遥遥领先。